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站内导航 >> 《富婆资讯》 >> 内容

富婆网上的一场婚外情 我的婚姻该何去何从?

时间:2018-11-28 17:36:5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富婆网上的一场婚外情 我的婚姻该何去何从?  我承认,富婆网上出轨是我的错,但一切皆事出有因,是这个男尊女卑的家庭让我体会不到关爱,是这个粗暴冷漠的丈夫让我感觉不到温暖。向往爱是人的本能,所以我飞蛾扑...
女人屋富婆交友网络客服QQ940907298:
您对他的情感如何?欢迎下方点击发表您的心情……
富婆网上的一场婚外情 我的婚姻该何去何从?

  我承认,富婆网上出轨是我的错,但一切皆事出有因,是这个男尊女卑的家庭让我体会不到关爱,是这个粗暴冷漠的丈夫让我感觉不到温暖。向往爱是人的本能,所以我飞蛾扑火般的追逐想要的幸福,只是,幸福没能到来,苦难却愈发得多。

  我和丈夫韩洪结婚十年,婚后一直跟公婆同住,这是个封建观念极强的家庭,认为女人只能作为男人的附属品,只能在男人的阴影下度日。家里说话算数的是公公和丈夫,我和婆婆不能有一点儿意见。平日生活中,好吃好喝的也要先紧着两个男人,等他们吃饱喝足,两个女人才能依着桌沿吃剩饭。男人们只干门外的事,家里的活计全靠我(婆婆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自然是我挑大梁),这些年就没真正休息过一天。说来心酸,当年坐月子时,因为没人帮忙,吃饭带孩子都是亲力亲为,落得现在一身毛病。

  看着别人家的女人漂亮滋腻,我心里真不是个味儿。早几年气盛时,我也提过离婚,韩洪牛眼一瞪:“别说我不同意,就算你真跟我离了,这辈子也别想过好日子,我折腾死你!”韩洪的态度让我绝望,他这是让我生不如死啊,不肯放手,也不愿好好待我,不把我折磨疯他就决不罢休。我知道,韩洪不是舍不得我,只是他习惯了我像一个免费保姆,一个床上用品般留在他身边。

  孩子两岁时,韩洪提出买车。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,韩洪的工作单位离家不过两三公里,骑电动车几分钟就到,郑州这么堵的路况,只怕开车要更慢一些。而且,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眼看着孩子也大了,该考虑着为他准备些教育基金了。我苦口婆心地劝,韩洪却完全听不进去,理由是他姐姐家都买了车,他是个大男人,得给父母长脸,更不能让人看不起。

  韩洪决定的事,一般都很难改变。果然,他拿出我们仅有的五万元积蓄,又贷了些款,买了辆并不实用的汽车,一家子也就因此成了彻底的“无产阶级”。

  那会儿我专职在家带孩子,公婆也都没有收入,一家五口的吃穿用度全靠韩洪的工资。买车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每天买菜都要精打细算,生怕入不敷出。我的苦心韩洪并不理解,更是常因餐桌上没有足够的荤菜而对我大发雷霆,甚至大打出手。

  实在受不了这紧巴日子,几番权衡后,我还是打算出来工作。因为离开职场太久,再加上学历不高,我只能干些收入不高且劳动量大的工作,每天早出晚归,身心疲惫,但好歹每月能多出一笔进账,让这个小家不至于过不下去。

  三年后,韩洪的姐姐做生意发了笔财,又换了辆新车,这事再次刺激到韩洪,居然也动了换车的念头。这回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,好不容易攒了点儿钱,为的就是换套新房,结婚这么多年,我们还跟公婆挤在一起,生活多有不便。话再说回来,就算不买房,手头也总得有点儿积蓄吧,万一哪天需要用钱,也好不求人。我觉得自己的考虑入情入理,可韩洪还是唱反调:“你就拉到吧,家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,钱都是我挣的,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。现在不花,万一哪天我死了,岂不便宜了你?”

  韩洪的话像把利刃,无情地扎在我的心头,那一刻我欲哭无泪,不恨别人只恨自己——当初怎么会找到这样一个男人,没有温情,没有关爱,反让他像提防仇人一样提防着我。

  最终,还是韩洪赢了,他把开了不到五万公里的旧车卖掉,又买回一辆新车,家里的钱不够,再次贷了款。这就是韩洪,只要他看中的东西,一定要成为囊中物,完全不顾及实际情况。而我呢,即便是个最微末简单的要求,比如给自己买件新衣,为孩子添个玩具,都要争得韩洪的同意,而且,大多数时候,他都会驳回我的请求,理由是:一个娘们儿家的,哪有那么多事,吃饱穿暖就行。有几次我不甘心,跟他顶着干,硬是将想要的东西买了回来,可通常都是被胖揍一顿。每次挨过打,我都有从楼上一跃而下的冲动,活着于我而言只是一种负担。只是孩子还牵挂着我的心,让我没能走到那最后一步。

  我就在这样的苦日子里挨着,心早已是死得透透的,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跟“幸福”二字沾边。但老天终究还是可怜我,让我遇到了小森。小森是我的同事,也是我的上级,他比我大十岁,脾气温和,家庭幸福。平日里,我和小森的接触并不多,仅限于上传下达,日常工作。有次,公司安排我和小森一起出了趟差,时间还挺长,将近十天。我身体不好,到了外地就水土不服,出现重感冒的症状。小森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不但主动承担起我的分内工作,还帮我买回感冒药,伺候着我的衣食住行、

  有天我们陪客户吃饭,喝了不少酒,两人都有了说话的欲望。送走客户后,小森跟我聊天,不知怎的就聊到了幸福,他问:“你觉得我幸福吗?”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小森家有贤妻和娇儿,所以,我想都没想就给出答案:“你的幸福是大家公认的。”可小森居然苦笑了一下,眼眶里还有泪光闪闪。

  那天我们聊到很晚,然后一起打车回酒店,我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,下车时就抢先付了车费。第二天,小森便追着我要还钱,我坚决不肯,情急之下对小森说:“钱我是绝不会要的,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请我吃顿饭吧,正好今天是我生日。”说来可怜,自打跟韩洪结婚后,我就没庆祝过生日,一次都没有,这次自然也不例外,韩洪连个电话都没打。好在小森给了我安慰,那天他请我吃了饭,还送了我一束百合作为礼物,让我过了这十几年来最幸福的一个生日。

  这么说吧,出差的那十多天让我倍感温暖,小森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我,那种感觉让我沉沦,让我欲罢不能。

  出差结束的头天晚上,小森再次请我吃饭,两人都喝了些酒。起身离开时,小森突然从背后环抱住我,说谢谢我这几天的陪伴。我先是吃惊,但继而有种莫名的欣慰感——多年来,我为家庭付出这么多,却没有得到最基本的关心,这是不公平的,所以,是不是也该有个男人来让我依靠呢……我没有拒绝,而是转过了身,伏在了小森的肩膀上。

  和小森相好的那一年,又开心、又担心。毕竟,我和他都是有家室的人,我想抽离,但他的关怀和照顾让我下不了狠心。

  小森首先打破了僵局,他受不了了,进而对我提出要求:“不如我们都离婚吧,然后再结婚,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太折磨人。”我了解小森的真诚,但也知道自己做不到,孩子还小,离不开我,以韩洪一家子的做派,也绝不会把孩子留给我,甚至,为了阻拦我离婚,韩洪会做出让所有人都受伤的事来。之前因为买车一事,我曾赌气提过离婚,他当时就放话:“就算是真离了,谁要敢娶你,我一刀宰了他。”

  既然不能相守,何必苦苦折磨,思虑良久后,我决定跟小森分手。小森不同意,我只好避而不见,小森便不停地给我发短信。也许是我的报应到了,有条未来得及删除的信息恰巧就被韩洪看见,出乎意料的是,他居然没有揍我,而是以我的名义将小森约了出来。我吓坏了,以为他要去杀了小森,可没想到他居然只是向小森索要五万元的精神赔偿费。

  太可笑了!太可悲了!如果韩洪还有一点点人性,就不会将老婆的婚外情当做谋财工具!

  我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了,早晚有一天会死在韩洪手里。可我还不想死,我还有孩子,还有其他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,我该怎么办?倪掌柜富婆网谁能告诉我。

来源:女人屋交友网络www.nzgui.com 发表于:富婆网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女人屋交友网络(nzgui.com) © 2019 女人屋富婆网交友网络-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
  • 女人屋交友网富婆网络平台自助注册服务网络—女人屋交友网富婆网络平台QQ940907298